<big id="hxd7j"></big>

    <big id="hxd7j"><big id="hxd7j"><progress id="hxd7j"></progress></big></big>

      <track id="hxd7j"><th id="hxd7j"><progress id="hxd7j"></progress></th></track>

      「毅」專訪|金財投資:全球無邊界競爭時代開啟,“國家資本之力”如何出拳? - CEO俱樂部 - ADDOR CAPITAL - 毅達資本

      「毅」專訪|金財投資:全球無邊界競爭時代開啟,“國家資本之力”如何出拳?

      發布時間: 2020-09-02 09:08:00


      編者按“十四五”就要來了,中國將邁入嶄新發展階段。近日召開的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上,“如何正確認識和把握中長期經濟社會發展”成為重要議題。與會專家表示,要保持經濟社會的持續健康發展,就要以科技創新催生新發展動能,著力壯大新增長點、釋放經濟新活力。在這一過程中,需要充分發揮股權投資,尤其是政府引導基金的重要作用。

      來,毅達資本管理了多支政府引導基金,作為毅達資本最重要的投資人之一,江蘇省政府引導基金以政策引導、資本撬動和資源配置為戰略定位,堅持市場化運用和創新規范管理,積極支持江蘇高質量發展。作為國內首個采用有限合伙制方式運作的省級綜合性政府投資基金母基金,它是如何發揮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對于子基金管理人又有什么樣的訴求?我們一起來聽聽江蘇省政府引導基金管理人--金財投資的故事。

      1492年10月12日拂曉,在海上航行了2個月零9天之后,哥倫布和他躁動不安的船員們終于到達美洲巴哈馬群島的華特林島。

      這一歷史瞬間,不僅是人類文明進入現代社會的黎明,更是歷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國家投資。

      美洲富饒的貴金屬資源讓西班牙迎來了黃金時代,同時,在這筆投資的引導下,來自國王、貴族和富商的資本源源不斷流往海上,這徹底改變了人類的歷史。

      如今,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新一輪的“地理大發現”和產業革命正在進行中。資本,作為企業成長的陽光與雨露,正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如何運用好來自于國家與政府的資本,如何將“有形之手”緊握成拳,將成為產業革命的關鍵。

       

       
       
      1

       

      自中關村來,到廣闊天地中去

      2001年底,初創企業云集中關村,理想主義者們從不缺想法——他們缺的是錢。

      遺憾的是,當時的融資手段遠不如現在靈活,許多科技型企業因為缺乏資金夭折。

      為了幫助更多企業渡過最初的難關,在國內尚無先例的情況下,2002年,中關村管委會創新了財政資金的使用方式,在全國率先設立了用于創業投資的政府引導資金。

      當時,這筆資金的總規模是5億元,運作主體為北京中關村創業投資發展中心,主要采用種子資金、跟進投資和參股創業投資企業的方式進行運作。

      這樣的做法引發了爭議,但效果很快讓質疑者釋疑。它產生的作用惠及至今,一些如今聲名顯赫的企業,就成長自當年那顆得到了陽光、雨露與泥土的種子。

      2005年,國務院十部委聯合發布的《創業投資企業管理暫行辦法》中第一次出現引導基金的概念;

      2008年,國家發改委聯合財政部、商務部共同出臺的《關于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規范設立與運作的指導意見》,第一次對引導基金的概念進行了詳細的定義;

      再到2015年財政部頒布的《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等,都對中國政府引導基金的發展進行了不斷地規范。

      而2018年和2019年,可以視作中國政府引導基金步入下半場的關鍵時刻。

      隨著中國宏觀經濟結構調整、傳統產業升級,在經歷了探索起步、逐步試點、規范化運作、全面發展的四個階段后,中國政府引導基金步入了一個“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

      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多數引導基金正在從國資背景機構管理,向市場化轉型。

      這意味著有了競爭,也意味著有了上升空間。

      同時,隨著這一模式走上了快車道,如何規范使用、精細打理引導基金,也成了一門全新的學問。

       
       
      2

       

      “四兩撥千斤”,政府引導基金的江蘇樣本

      江蘇是改革開放的先行者,是產業轉型的橋頭堡。

      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時代降臨,以高新技術產業為抓手的初創企業在江蘇遍地開花,與此同時,鄉村振興、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等迫在眉睫。

      相比20年前的中關村,新一批的創業者或變革者面臨更多的機會。但是,不管融資的手段多通暢,他們終究是缺錢的。

      這一顯性的痛點,成了解開江蘇經濟完成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一環。盤活一處,滿盤皆活。

      2010年12月,經江蘇省政府同意,省財政廳、省發改委設立江蘇省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自此,江蘇省在轉變財政支持發展方式、推動財政資金“撥改投”邁出了重要一步。

      更重要的是,在江蘇,“撥改投”和市場化在同步進行,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場景時有發生……

      2012年,江蘇省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開始正式運作,省產權交易所為省政府指定的出資人代表。

      隨著“撥改投”資金規模不斷擴大,為了專注“撥改投”資金管理,2013年9月,省產權交易所將基金管理部整體剝離,成立江蘇金財投資有限公司(簡稱金財投資),作為財政“撥改投”資金改革的專業運作平臺。

      2015年9月,經江蘇省人民政府批準,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有限合伙)正式成立,金財投資擔任該基金普通合伙人、基金管理人。

      2019年6月,金財投資100%股權劃撥至省財政廳,成為省財政廳直接管理的7家省級國有金融機構之一。

      2019年10月,省長辦公會明確金財投資定位,為省財政廳直接管理的省屬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同意金財投資新增國有資本劃轉社?;鸸蓹喙芾?、省屬金融企業新增出資及新設金融企業股權管理兩項職能,加上原有政府投資基金管理、區域資本市場業務共有四項職能,注冊資本由1.4億元變更為20億元。

      政府掌舵,企業揚帆。金財投資趟出了一條兼具穩固與活力的政府引導基金管理之路。

      在這種模式之下,一方面,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可以通過財政新增預算安排和專項資金“撥改投”改革資金、爭取中央財政支持、建立與市縣政府聯動投入等措施增加基金規模。另一方面,通過采取“母—子”基金架構、適度讓利等安排,可以更好吸引和撬動各類社會資本和金融資本參與基金,投資實體經濟。

      “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很快顯現:

      截至2019年底,省政府投資基金對外認繳出資近300億元,帶動社會出資近2500億元,實現撬動社會資本8倍多。

      截至2019年底,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發起設立子基金54支、出資參與基金5支,累計投資項目712個、投資金額615.4億元,95%以上資金投向了民營企業,有力支持了“強富美高”新江蘇建設。 

       
       
      3

       

      誰來握緊“有形之手”,又決定往哪出拳?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2018年、2019年里已然不絕于耳的“資本寒冬論”,再次甚囂塵上。唇齒相依、共生共贏的產業與資本,雙雙面臨前行大考。

      關鍵時刻,國家資本力量的“入場”,不僅傳遞信心,同時釋放信號——以落戶南京的國家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二期為例,其近500億元的規模,無疑透露出中國在加快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推動自身從制造大國向創造大國轉變的決心與希冀。

      這正是政府引導基金中“引導”二字最核心的內涵。

      事實上,引導基金可以“四兩撥千斤”,又堪稱“牽一發動全身”。如何更好地運用政府引導基金來為經濟服務,這是一個規模巨大、用途重要,但紛繁復雜的系統工程。

      以江蘇為例,江蘇省政府引導基金的主要投資領域包括新材料、智能制造、智慧建筑、醫藥健康、上市公司并購、國企混改、新經濟、生態環保、大運河文化、知識產權等。

      想要發揮最優價值,就需要交由專業團隊運營,雙方可以共贏。比如說,金財投資與毅達資本的合作。

      多年來,毅達資本管理了多支江蘇省財政“撥改投”基金,并受托管理多支地方政府引導基金,將政府訴求與社會資本的盈利要求有效結合,實現政策效應與社會效應雙豐收。

      金財投資總經理尤兆祥介紹,毅達資本目前共管理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4支子基金,包括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現代服務業基金、毅達戰新基金、毅達融京基金。這4支子基金分別圍繞各自投資方向開展投資業務,規范運營,在扶持省內企業、投資特定領域、帶動社會資本等方面達到了基金設立預期的目標。

      通過資本投資,江蘇政府引導基金已培育了一批優秀企業,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投資的國聯股份、華辰裝備等,毅達戰新基金投資的蘇試試驗,現代服務業基金投資的匯通達,毅達融京基金投資的再升科技等。

      這本就是政府引導基金的初衷。而對于毅達資本來說,更好的管理、引導“國家資本”,所追求的不止是經濟效益,更是社會責任。

      一個企業想要成功,需要順時而動,順勢而為。而毅達資本現在做的,正是“造勢”。

      2020年伊始,“新基建”應運提出,創業板注冊制已經從理念轉為現實,數字化轉型馬不停蹄,中小企業發展勢頭正旺……在奔騰格局中,政企激流勇進,創業者不再踽踽前行。

      “中國已經走出改革初期的淺灘階段,正站在大河中央,選擇彼岸的到岸位置。”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曾用這樣的語言描述中國。但是,前方并非一馬平川,航程并非浪靜波平,在創新發展的事業中,政府、企業、創投團隊的通力合作,才能迎來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高潮。

      一個新時代正在徐徐展開,新船已經造好,水手也已就位,風漸起,揚帆正當時,每一個勇敢參與者都將獲得船票。

      (本文原刊載于《毅達資本2019年度社會責任報告》之“基金投資人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發布時間: 2020-09-02 09:08:00


      編者按“十四五”就要來了,中國將邁入嶄新發展階段。近日召開的經濟社會領域專家座談會上,“如何正確認識和把握中長期經濟社會發展”成為重要議題。與會專家表示,要保持經濟社會的持續健康發展,就要以科技創新催生新發展動能,著力壯大新增長點、釋放經濟新活力。在這一過程中,需要充分發揮股權投資,尤其是政府引導基金的重要作用。

      來,毅達資本管理了多支政府引導基金,作為毅達資本最重要的投資人之一,江蘇省政府引導基金以政策引導、資本撬動和資源配置為戰略定位,堅持市場化運用和創新規范管理,積極支持江蘇高質量發展。作為國內首個采用有限合伙制方式運作的省級綜合性政府投資基金母基金,它是如何發揮四兩撥千斤的作用?對于子基金管理人又有什么樣的訴求?我們一起來聽聽江蘇省政府引導基金管理人--金財投資的故事。

      1492年10月12日拂曉,在海上航行了2個月零9天之后,哥倫布和他躁動不安的船員們終于到達美洲巴哈馬群島的華特林島。

      這一歷史瞬間,不僅是人類文明進入現代社會的黎明,更是歷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國家投資。

      美洲富饒的貴金屬資源讓西班牙迎來了黃金時代,同時,在這筆投資的引導下,來自國王、貴族和富商的資本源源不斷流往海上,這徹底改變了人類的歷史。

      如今,全球經濟一體化的背景下,新一輪的“地理大發現”和產業革命正在進行中。資本,作為企業成長的陽光與雨露,正發揮越來越大的作用。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如何運用好來自于國家與政府的資本,如何將“有形之手”緊握成拳,將成為產業革命的關鍵。

       

       
       
      1

       

      自中關村來,到廣闊天地中去

      2001年底,初創企業云集中關村,理想主義者們從不缺想法——他們缺的是錢。

      遺憾的是,當時的融資手段遠不如現在靈活,許多科技型企業因為缺乏資金夭折。

      為了幫助更多企業渡過最初的難關,在國內尚無先例的情況下,2002年,中關村管委會創新了財政資金的使用方式,在全國率先設立了用于創業投資的政府引導資金。

      當時,這筆資金的總規模是5億元,運作主體為北京中關村創業投資發展中心,主要采用種子資金、跟進投資和參股創業投資企業的方式進行運作。

      這樣的做法引發了爭議,但效果很快讓質疑者釋疑。它產生的作用惠及至今,一些如今聲名顯赫的企業,就成長自當年那顆得到了陽光、雨露與泥土的種子。

      2005年,國務院十部委聯合發布的《創業投資企業管理暫行辦法》中第一次出現引導基金的概念;

      2008年,國家發改委聯合財政部、商務部共同出臺的《關于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規范設立與運作的指導意見》,第一次對引導基金的概念進行了詳細的定義;

      再到2015年財政部頒布的《政府投資基金暫行管理辦法》等,都對中國政府引導基金的發展進行了不斷地規范。

      而2018年和2019年,可以視作中國政府引導基金步入下半場的關鍵時刻。

      隨著中國宏觀經濟結構調整、傳統產業升級,在經歷了探索起步、逐步試點、規范化運作、全面發展的四個階段后,中國政府引導基金步入了一個“高質量發展”的新時代。

      自2018年下半年開始,多數引導基金正在從國資背景機構管理,向市場化轉型。

      這意味著有了競爭,也意味著有了上升空間。

      同時,隨著這一模式走上了快車道,如何規范使用、精細打理引導基金,也成了一門全新的學問。

       
       
      2

       

      “四兩撥千斤”,政府引導基金的江蘇樣本

      江蘇是改革開放的先行者,是產業轉型的橋頭堡。

      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時代降臨,以高新技術產業為抓手的初創企業在江蘇遍地開花,與此同時,鄉村振興、傳統產業轉型升級等迫在眉睫。

      相比20年前的中關村,新一批的創業者或變革者面臨更多的機會。但是,不管融資的手段多通暢,他們終究是缺錢的。

      這一顯性的痛點,成了解開江蘇經濟完成產業轉型升級的關鍵一環。盤活一處,滿盤皆活。

      2010年12月,經江蘇省政府同意,省財政廳、省發改委設立江蘇省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自此,江蘇省在轉變財政支持發展方式、推動財政資金“撥改投”邁出了重要一步。

      更重要的是,在江蘇,“撥改投”和市場化在同步進行,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場景時有發生……

      2012年,江蘇省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開始正式運作,省產權交易所為省政府指定的出資人代表。

      隨著“撥改投”資金規模不斷擴大,為了專注“撥改投”資金管理,2013年9月,省產權交易所將基金管理部整體剝離,成立江蘇金財投資有限公司(簡稱金財投資),作為財政“撥改投”資金改革的專業運作平臺。

      2015年9月,經江蘇省人民政府批準,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有限合伙)正式成立,金財投資擔任該基金普通合伙人、基金管理人。

      2019年6月,金財投資100%股權劃撥至省財政廳,成為省財政廳直接管理的7家省級國有金融機構之一。

      2019年10月,省長辦公會明確金財投資定位,為省財政廳直接管理的省屬國有資本投資公司,同意金財投資新增國有資本劃轉社?;鸸蓹喙芾?、省屬金融企業新增出資及新設金融企業股權管理兩項職能,加上原有政府投資基金管理、區域資本市場業務共有四項職能,注冊資本由1.4億元變更為20億元。

      政府掌舵,企業揚帆。金財投資趟出了一條兼具穩固與活力的政府引導基金管理之路。

      在這種模式之下,一方面,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可以通過財政新增預算安排和專項資金“撥改投”改革資金、爭取中央財政支持、建立與市縣政府聯動投入等措施增加基金規模。另一方面,通過采取“母—子”基金架構、適度讓利等安排,可以更好吸引和撬動各類社會資本和金融資本參與基金,投資實體經濟。

      “四兩撥千斤”的效果很快顯現:

      截至2019年底,省政府投資基金對外認繳出資近300億元,帶動社會出資近2500億元,實現撬動社會資本8倍多。

      截至2019年底,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發起設立子基金54支、出資參與基金5支,累計投資項目712個、投資金額615.4億元,95%以上資金投向了民營企業,有力支持了“強富美高”新江蘇建設。 

       
       
      3

       

      誰來握緊“有形之手”,又決定往哪出拳?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讓2018年、2019年里已然不絕于耳的“資本寒冬論”,再次甚囂塵上。唇齒相依、共生共贏的產業與資本,雙雙面臨前行大考。

      關鍵時刻,國家資本力量的“入場”,不僅傳遞信心,同時釋放信號——以落戶南京的國家先進制造產業投資基金二期為例,其近500億元的規模,無疑透露出中國在加快制造業邁向全球價值鏈中高端、推動自身從制造大國向創造大國轉變的決心與希冀。

      這正是政府引導基金中“引導”二字最核心的內涵。

      事實上,引導基金可以“四兩撥千斤”,又堪稱“牽一發動全身”。如何更好地運用政府引導基金來為經濟服務,這是一個規模巨大、用途重要,但紛繁復雜的系統工程。

      以江蘇為例,江蘇省政府引導基金的主要投資領域包括新材料、智能制造、智慧建筑、醫藥健康、上市公司并購、國企混改、新經濟、生態環保、大運河文化、知識產權等。

      想要發揮最優價值,就需要交由專業團隊運營,雙方可以共贏。比如說,金財投資與毅達資本的合作。

      多年來,毅達資本管理了多支江蘇省財政“撥改投”基金,并受托管理多支地方政府引導基金,將政府訴求與社會資本的盈利要求有效結合,實現政策效應與社會效應雙豐收。

      金財投資總經理尤兆祥介紹,毅達資本目前共管理江蘇省政府投資基金4支子基金,包括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現代服務業基金、毅達戰新基金、毅達融京基金。這4支子基金分別圍繞各自投資方向開展投資業務,規范運營,在扶持省內企業、投資特定領域、帶動社會資本等方面達到了基金設立預期的目標。

      通過資本投資,江蘇政府引導基金已培育了一批優秀企業,如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投資的國聯股份、華辰裝備等,毅達戰新基金投資的蘇試試驗,現代服務業基金投資的匯通達,毅達融京基金投資的再升科技等。

      這本就是政府引導基金的初衷。而對于毅達資本來說,更好的管理、引導“國家資本”,所追求的不止是經濟效益,更是社會責任。

      一個企業想要成功,需要順時而動,順勢而為。而毅達資本現在做的,正是“造勢”。

      2020年伊始,“新基建”應運提出,創業板注冊制已經從理念轉為現實,數字化轉型馬不停蹄,中小企業發展勢頭正旺……在奔騰格局中,政企激流勇進,創業者不再踽踽前行。

      “中國已經走出改革初期的淺灘階段,正站在大河中央,選擇彼岸的到岸位置。”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斯蒂格利茨曾用這樣的語言描述中國。但是,前方并非一馬平川,航程并非浪靜波平,在創新發展的事業中,政府、企業、創投團隊的通力合作,才能迎來經濟社會發展的新高潮。

      一個新時代正在徐徐展開,新船已經造好,水手也已就位,風漸起,揚帆正當時,每一個勇敢參與者都將獲得船票。

      (本文原刊載于《毅達資本2019年度社會責任報告》之“基金投資人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社會責任
      2020-2021
      2019-2020
      誠聘英才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